杜维善:我的父亲杜月笙

摘要: 导读 : 杜月笙2007年5月的某一天联系到在加拿大温哥华的杜维善时,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一口尺度的京腔,在电话里,杜先生把采访约定在未来他回大陆的某时。时间久了,这个约定...

杜月笙

2007年5月的某一天联系到在加拿大温哥华的杜维善时,电话那头的声音是一口尺度的京腔,在电话里,杜先生把采访约定在未来他回大陆的某时。时间久了,这个约定也逐步淡忘,偶然想起,以为那不外是谢绝采访的一种婉拒。不意某天,我突然接到电话:“我是杜维善,我到北京来了。”晤面时坦率见告之前的疑虑,杜先生只淡然一笑:“我允许你的,就一定会兑现。”

75岁的杜维善并不善谈,谈话中偶然流露出的眼神也颇有几分凌厉。每一位知道杜维善身世的人,都市情不自禁地将他与一个熟悉的形象悄悄做对比,那即是他父亲杜月笙。这位被称为“上海滩教父”式的人物,险些成了旧上海的符号。

20世纪60年月起,一个偶然的时机,杜维善开始收藏中国古钱,直至今日已是收藏界颇有分量的收藏家。1991年,杜维善将自己收藏的全套丝绸之路钱币捐给上海博物馆,填补了这一项空缺。杜维善并不愿意别人知道他杜月笙之子的身份,他更愿意以收藏家的身份生活在自己的天地里。

因为父亲与梅兰芳、孟小冬的关系,杜维善也关注着陈凯歌的影戏《梅兰芳》,不外对孟小冬与梅兰芳之间爱恨交织的庞大关系,杜维善坦言并不指望影戏能展现几多。

遥远的父亲

对“杜月笙的儿子”这个身份有什么特殊感受?坦率说,这问题我似乎从来没想过。早期我出去做事也没人认识我,知道我的人我也不是常遇见,所以没什么特此外感受。不外,自从做古钱收藏以后,知道我身份的人越来越多,许多人会奇怪,因为大家认为我是个家庭配景很庞大的人,不行能有这种嗜好。我的身世不是我能选择的,我也没措施逃避这种运气。

其实小时候跟我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很是少。我母亲跟父亲完婚后,她自己住在辣斐德路辣斐坊16号,父亲和前三位夫人——我们称谓“前楼太太”、“二楼太太”和“三楼太太”住在华格臬路的老公馆里。老公馆不是我们去的地方,印象并不深。

抗战发作后,父亲先脱离上海,借路香港到了重庆,我们和母亲一直住在上海。那段时间过得比力艰辛,平常用钱都得节约。影象中,我们家很少吃米饭,都是以面食为主,我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。那段时间我们过得还是挺苦的。那时候我才几岁,父亲几多有些担忧我们。那时上海政治性绑票许多,如果日本人或汪伪政府的人把我绑了去,威胁他赶快回上海,那岂不很贫苦?不外我们那时候年龄小,也没地方去,无非是出门上学,或者出去走走。我那时候喜欢逛上海四马路,就是现在的福州路,那里都是书店,我喜欢逛书店。惋惜的是,这些地方现在都拆掉了。

直到抗战胜利的前两年,母亲才带我们到重庆与父亲团聚。因为父亲的生意和工业都在上海,所以抗战胜利后,父亲回到了上海,先是暂住在现在的锦江饭馆,我们住在另一个朋侪家里,相互还是离开的。那时也不以为父亲的身份有什么特殊,以为一切很自然。

本文链接:/agtiyuguanfangguanwang/2020/0913/3199.html

版权声明:如非注明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 演示站 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。

分享到:
分享到: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微信

ag体育  超时:重查  亚博体彩APP  亚博体彩APP  明升体育88百度